怪物來敲門 | 做自己 - 2022年9月

怪物來敲門

作者:派崔克.奈斯、莎帆.多德
出版社:聯經
出版日期:2012年10月02日
ISBN:9789570840650
語言:繁體中文
售價:182元

哀傷緊緊纏繞,勒住內心最脆落的恐懼我要你身上最危險的東西,我要你的實話……
  令人屏息,文學與插畫的極致表現!  出版史上第一本同時榮獲童書界最高榮譽──卡內基文學獎、凱特格林威獎  「噪反三部曲」作者派崔克.奈斯再度震撼讀者的得獎大作
  13歲的康納差不多是從媽媽進行化療時,開始做惡夢的。惡夢總是漆黑陰暗、狂風大作、有驚心的尖叫聲,還有怎樣努力都握不住的雙手。他每晚反覆做著相同的惡夢,直到某一天,康納家出現了不同以往的怪物。帶著古老氣息的怪物宣稱自己是被康納召喚而來,它要以三個故事交換一個康納自己的真實故事。康納不怕怪物,因為他早就在面對一個「比恐怖還要恐怖」的事情——他正看著最愛的媽媽一天天走進死神的陰影。
  夜晚如此詭異,白天的生活一樣難熬。康納的爸爸在他5歲時離開他和媽媽,身染重病的媽媽只好拜託外婆過來照顧他們母子倆。康納非常不喜歡外婆一板一眼的個性和命令口氣,這讓他與外婆的關係非常緊繃。除此之外,他在學校還必須忍受那些慘淡日子──老師們誇張的同情及同學的霸凌。
  怪物每晚出現的時間、目的、意義不明的故事似乎都隱喻著什麼,它究竟是死神的使者,還是康納等待並期盼著不會出現的奇蹟?而康納不願意兌現的故事,其實是一段關於他內心深處最黑暗的祕密……
  《怪物來敲門》的節奏捉弄人心,深沉中帶有淘氣、苦痛中帶有歡笑,是部觸及人們對於失去的恐懼,並學習接受失去的感人故事。圖像是這本書不可分割的元素,繪者吉姆.凱對於光影的描繪令人驚嘆,充滿獨特氛圍又繪聲繪影的筆墨也延展了故事的力道。
得獎紀錄
  .獲獎記錄  英國紅色觸手通俗文藝獎  英國科幻協會最佳藝術獎  英國卡內基文學獎  英國凱特格林威獎  美國國家圖書年度童書獎  英國紅屋童書獎
  .入圍獎項  《洛杉磯時報》優選書獎青少年文學組   北美獨立書選大獎青少年組   英國讀寫能力協會獎  德國青少年文學獎圖畫書獎  布拉姆斯.托克獎最高成就青少年小說獎
  .榮耀記錄:  1. 出版史上第一本同時榮獲童書界最高榮譽──卡內基文學獎、凱特格林威獎
  2. 天才小說家派崔克.奈斯,以《怪物來敲門》蟬聯卡內基文學獎
  3. 橫掃各大獎項,囊括卡內基文學獎、凱特格林威獎、美國國家圖書年度童書獎、英國紅屋童書獎、英國科幻協會最佳藝術獎、英國紅色觸手通俗文藝獎
  4. 好評不斷,《書單雜誌》、《英國獨立報》、《芝加哥太陽報》、《華爾街日報》、《出版人週刊》、《學校圖書館期刊》、《紐約時報》年度最佳選書
作者簡介
派崔克.奈斯(Patrick Ness)
  1971年生於美國維吉尼亞州貝爾沃堡陸軍基地,六歲之前在夏威夷度過,之後和家人移居於華盛頓州,從小最大的嗜好就是編故事,大學就讀美國南加大英語文學系。1999年遷居英國倫敦,曾在牛津大學教授創意寫作三年,學生通常比他這位老師年紀還大,並為《每日電訊報》、《泰晤士報文學增刊》、《週日電訊報》與《衛報》等媒體撰寫書評。
  首次嘗試青少年小說創作的「噪反三部曲」(Chaos Walking),2008年推出後隨即大受好評,《出版家週刊》稱之為「近年來最重要的青少年科幻小說」,衛報譽為「本系列小說未來必將進入本世紀最出色的文學成就之林」,並獲得衛報童書獎、圖書信託基金會青少年小說獎、柯斯達文學獎最佳童書與卡內基文學獎等各大獎項。《怪物來敲門》是他的第二部青少年小說創作,出版後即獲得廣大迴響,橫掃歐美各大文學獎項,並被眾多雜誌報紙選為最佳書籍。
  此外,他身上有個犀牛紋身,跑過兩次馬拉松,是具有專業水準的潛水員,曾寫過一部關於吸血鬼的廣播喜劇,從來沒去過紐約,但去過雪黎、奧克蘭和東京,曾被電影學院錄取,但為了學習寫作而放棄這個機會。年少時曾是哥德族成員,不過每逢週日還是會去教堂,如今他已不再是哥德族。他不吃洋蔥。
莎帆.多德(Siobhan Dowd)
  著作四本廣受喜愛的得獎作品,其中兩本在她47歲癌症過世後出版。2009年時,她成為第一位於逝世之後獲得卡內基獎的得主。
繪者簡介
吉姆.凱(Jim Kay)
  曾於西敏寺大學研讀插畫,但發現要找到相關工作不容易,便去圖書館、泰特美術館以及皇家植物園從事管理工作。有整整八年的時間未曾創作,但最後他決定尋回所愛。過去的工作經驗深深影響他的畫風,他用甲蟲、和麵板等各式素材進行創作,因而在《怪物來敲門》中創造出獨具特色的紋路與質感。《怪物來敲門》是吉姆的第二本童書,榮獲凱特格林威獎、英國科幻協會獎最佳藝術獎。
譯者簡介
陳盈瑜
  台大外文系學士,英國新堡大學兒童文學研究碩士。曾在兒童書店服務,並籌劃童書作家與插畫家協會(SCBWI)在臺與國際相關活動。現為專職譯者。

作者們的話怪物來敲門早餐學校書寫生命三個故事外婆故事的狂野第一個故事第一個故事待續共識談一談外婆家夥伴美國人沒有多少假第二個故事第二個故事待續摧毀視而不見紫杉樹可能嗎?故事之外我不會再見到你第三個故事懲罰字條一百年你有何用處?第四個故事第四個故事待續逝後人生共同之處實話

作者序
  我未能親身見過莎帆.多德。我只能從像你們大多數人一樣:從她優異的作品中認識她。她創作有四部震囁人心的青少年小說,有兩部在她生前出版,兩部在她早逝之後。你若還未讀過這些小說,趕緊亡羊補牢吧,時猶未晚。
  這原應是她的第五部小說。她已經設定角色、擬好大綱、也起了開頭。可惜她沒有的,是時間。在我被問及是否能將她的著作付梓時,我猶豫了。我不會、也不能做的,就是模仿她的語氣寫小說。這對她、對讀者、更重要是對故事都不是件好事。我認為好的故事不應該是這樣完成的。
  不過,好點子就是好在它們會長出其他點子。就在我能幫忙之前,莎帆的點子就開始啟發我一些新的點子。我開始感覺到每個作家渴求的那種刺癢感:要把文字寫下來的刺癢感、說故事的刺癢感。
  我之前覺得—現在也是—我像是被授與一只權杖,就像一位特別優異的作家將她的故事給我,並說:「去吧。跟它去跑一跑。大鬧一場吧。」所以我就試著做了。一路上,我只有一個原則:寫一本我覺得莎帆會喜歡的書。其他的條件就沒那麼重要了。
  現在是將權杖交給你們的時候。無論有多少位作者開始了賽跑,故事都不會隨作者而結束。這是莎帆跟我起的頭。所以走吧。跟故事去跑一跑吧。
  大鬧一場吧!

怪物來敲門午夜降臨,怪物現身。一如往常。康納在怪物出現時醒了過來。他做過惡夢。嗯,可不是隨便一個惡夢,而是那個惡夢。他近來常做那個惡夢,夢裡漆黑陰暗、狂風大作,有驚心的尖叫聲,還有一雙怎麼努力都握不住的雙手,夢境的盡頭總是─「走開。」康納對著房內的黑暗低語,他試著將惡夢推開,不願讓它尾隨自己來到夢醒的真實世界。「現在就走開。」他瞄一眼媽媽之前放在他床邊的鬧鐘,12:07,午夜又過了七分,這時間對於平常上學日來說已經很晚了,就算是星期天也是。他從沒跟任何人提過那個惡夢。當然不會跟媽媽說,但也沒有對其他人提起,不會是大概兩三個禮拜才來電聯絡的爸爸,也絕對不會是奶奶,或是學校的任何人。誰都不提。惡夢中發生的事不必讓任何人知道。康納疲憊地瞇起眼睛看著房間,然後皺了皺眉,覺得似乎少了什麼。他坐起身來,感到更清醒了點。惡夢從他身邊溜走,但還有個東西他怎樣都無法捉摸,一個很不一樣的東西,一個─他在一片死寂中豎起耳朵,只聽見滿屋子的靜默。偶爾從空蕩蕩的樓下傳來滴答聲,或是隔壁媽媽房間裡被單的窸窣聲。沒別的了。接著有個聲音,他明白就是這個東西喚醒了他。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康納。他感到一陣驚慌,胃不停翻動。是它在跟蹤他嗎?難道它找到法子從惡夢裡跳脫出來,然後─「別傻了,」他告訴自己,「都這麼大了,還怕什麼怪物。」他的確不小了,上個月剛滿十三歲。怪物是用來嚇小寶寶、嚇尿床的小孩、嚇─康納。那聲音又來了,康納吞了吞口水。這是個異常溫暖的十月天,他的窗戶仍敞開著,或許是窗簾在微風中摩擦,讓人聽起來像是──康納。好吧,不是風,那確實是人的聲音,只是他認不出來。他很確定不是媽媽的聲音,事實上,那根本就不是女人的聲音。他甚至一度瘋狂地幻想著,是爸爸設法從美國回來要給他一個驚喜,但是太晚抵達來不及聯絡,所以──康納。不。不是爸爸。那聲音有一種特質,一種怪物般的特質,讓人毛骨悚然且狂野不馴。接著他聽到外頭傳來沉重的木頭吱嘎聲,彷彿有個龐然巨物一步步踏過木質地板。他不想起身查看,但有一部分的自己卻怎麼樣都想瞧個究竟。現在他完全清醒了,掀開被子從床上爬起來,走向窗邊。在若有似無的蒼白月光下,他可以清楚看見他們家後面那座小山丘上的教堂鐘塔,塔邊有火車軌道蜿蜒在側,那兩條鋼軌在夜半時分閃著微弱的光芒。月光同時照耀在教堂附屬的墓園,裡頭墓碑的刻文已幾乎無法辨識。康納也看到矗立在墓園中央的巨大紫杉樹,那棵樹年代久遠到像是和教堂用同一塊石頭雕刻而成。他知道那是棵紫杉樹,是因為媽媽曾經跟他提過。一開始是因為他年紀小,怕他誤食紫杉的有毒漿果;最近這一年再度提起時,她會盯著廚房的窗戶往外看,臉上帶著古怪的表情跟他說:「那是棵紫杉,你知道吧。」接著他又聽到他的名字。康納。就像有人在他兩耳邊同時低聲細語。「幹嘛?」 康納說。他的心跳加速,忽然有點等不及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一朵雲飄到月亮的正前方,將整個大地籠罩於黑暗之中,同時有一陣風咻地從山丘上吹進他的房間,把簾子攪得一陣翻騰。他又聽到木頭嘰嘰嘎嘎的聲音,像是個活生生的東西在呻吟,又像是這個世界的胃飢餓地嘶吼著要一頓飽餐。沒多久,雲飄走了,月光又再次閃耀。閃耀在紫杉樹上。紫杉樹現在直挺挺地立在他們家的後院中央。怪物總算出現了。康納看著眼前這幅畫面,樹頂的枝枒糾結在一塊兒,形成一個巨大的可怕臉孔,嘴巴、鼻子和一對盯著他看的眼睛在月光中閃爍著。其他枝幹彼此交錯,不停吱嘎作響,直到長出兩條長臂與立在主幹邊的第二隻腳。剩下的部位自行合成脊柱與軀幹,針狀細葉交織成一片青綠色的毛茸表皮,搖曳吸吐的樣子宛如真的有肌肉與肺臟藏在其內。


相關書籍